关于 Homebrew 基金的重要策略背景: Homebrew 每年会做8到10次种子级别的投资。在这些投资过程中我们会作为领导者或协作者对投资进行担保。公司的积极投资者在未来将主要作为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或协助公司的创始人直至B轮投资。我们绝大部分投资都列在我们的网站当中。

一些传统观念认为我们会与一些新兴基金看中相同的项目,并将项目从他们手中抢走,从而与新兴基金产生冲突。对此我们并不认同。其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很少有公司像我们一样专注于种子阶段,主攻种子轮,打造名誉并持续为种子公司提供资本。我们会用公司内部资源为其指导招聘策略,并与下一轮风投伙伴紧密联系。

从表现角度来看,我公司励志于探寻有才华的创始人并帮助他们超越自己的预期高度。与此同时,我们也会通过接触不同的有才华的创业者来提升自己的判断力,努力找到与我们最为默契并能与之共同创造最大利益的创业团队。是的,我们的确与其他投资机构存在竞争,但当其他投资机构忙着学习如何“抢夺机遇”时,我们已经赢在了提早“看见机遇”! 

与此同时,目前有大量的投资人希望把资本投入到种子投资中。绝大部分的资本投资数额都小于50万美元且投资者选择不参与管理,因此他们也不会成为我们的直接竞争对手。这也许就是2006年和2016年在种子投资方面的最大不同点。换而言之,现如今的种子公司虽然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也能更快地退出。

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一个团队中有从尖端公司或大学中走出来的工程师,那么这些创业者极有可能光凭一些未被证实的假设就能轻松得到一到两百万美元的投资,最终的回报却可能不尽如人意。而徘徊在种子投资金字塔中层和底层的团队却只能通过少量的亲友投资或天使投资支撑工作3到9个月。在这段时间,顶尖的种子投资机构则有机会去观察这些公司的发展与进步并与他们建立沟通往来,以便以后的合作。相比之下,十年前绝大部分的种子投资都给了真正杰出的企业创始人以及技术革新的先驱者,而非年轻有志的创业者。

那么这些因素对Homebrew有什么样的影响呢?当我们看待一个处于发育阶段的公司时,我们经常认为他们已经通过各种轮次获得了所有的投资,也许投资者的质量和投资方式并不如他们最初勾画的那样美好,但并不是每件事我们都会有第二次的决断机会。市场融资的加速证明有一天我们要决定我们是否愿意为种子投资埋下的风险买单。我们会过滤掉一些前景不明朗的公司—-例如技术不够创新、不够细化;为客户所创造的潜在价值不够清晰;对于公司的战略目标缺乏执着热情的团队,等等。